身世

在一间破旧的小屋内,一张古董般的木床正咬牙切齿的忍受沉重入心的痛苦,似乎随时都会爆发的支离破碎。
木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他叫作周无用,发须泛黄,面色苍白,不仅瘦骨嶙峋,而且瘦得有教育意义,因为他海拔较高的肚子圆滚如球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竟然有破茧而出的趋势,与身体其他的部位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周无用的表情似痛苦又似幸福,面部肌肉活动的很急促,有抽筋的危险。他艰难的抬起右手,轻轻的抚摸着肚皮,一种成就感勃然而生,有如怀胎十月的妇人。
在木床的旁边,三个年轻人呈“一”字型跪倒在地。左边的是老大,叫做周锦飞,今年已经19岁了,他浓眉虎目,肩宽背阔,留着黑色的短发,瘦得骨肉清晰,一目了然,此时他眼睛中的泪水是一滴接着一滴,看起来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,只是泪水流的似乎有些不自然。
跪在中间的是老二,叫做周语彻,正好18岁,他秀眉秀目,尖挺的鼻梁,薄薄的嘴唇,留着过眉的长发,一张白皙三分、苍白七分的面庞,看起来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,唯一不似之处,便是体形极瘦,堪称魔鬼般的身材。他望着床上神采全无的周无用,似不知所措又似在悲伤父亲,真是一情两用啊!
最右边的是老三,叫做周沉韵,刚刚过了17岁,他剑眉星目,留着平齐遮额的短发,面目有些机械呆板,不过此时却哭得十分的伤心,眼泪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。
周语彻望了一眼泪如雨下的三弟周沉韵,心中奇怪道:三弟对父亲的感情和我在伯仲之间,为何他哭得这么伤心呢?
周无用感慨良久,然后缓缓的说道:“原来吃饱饭是这么的幸福啊!从小到大,为了节省,我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,如今你们三个却满足了我多年来的愿望,我真是想感慨的痛哭一回啊!可是现在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不过我还能说一说,我周无用没有白生你们三个。”
三兄弟听了后,都闪过了鄙夷的神色,可周无用光顾着感慨没有发现,他微微的歪过头,慢慢的打量着三个儿子一遍,见周语彻干瞪着眼睛,没有一滴泪水,面色严肃的说道:“老二啊,我都快要死了,你为何一滴眼泪都没有,刚才给你的一分钟准备时间都去干什么了?”原来周无用自知死期将近,给了三兄弟一分钟的准备时间,让他们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,给自己留下点好的印象,以便不带任何的遗憾离开,在黄泉路上走得安稳些。
周语彻瞟了一眼大哥周锦飞,眼神甚是怨恨。“我——我哭不出来。”周语彻找不到好的理由,只好如实回答道。
“你真是我的好儿子啊!”周无用叹声道,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怒气。
“谢谢父亲的夸奖,你不是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吗?作为你的儿子,一定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,男儿流血不流泪,我怎么能破了这个戒呢?再说,流泪只是女儿家的事情,哭哭啼啼的,实在有损我英俊潇洒,万人景仰的形象,丢了我的面子不要紧,但牵涉到你的面子,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!”周语彻顺竿爬道。
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你一点都不伤心,怎么会有泪呢?看来我的离去,对你们来说是一种解脱,你们以后无人约束会更加自由了。”
三兄弟认为言之有理,都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周无用道:“你们别高兴的这么早,我还有后事没有交代呢,听过后再高兴不迟。”
三兄弟见周无用认真的模样,猜测其中大有文章,都侧耳专心的聆听着。
“身为周家的子孙,你们的命运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好了,那就是复辟大周朝,重振大周的雄风,因为我们周家是大周朝的皇族,虽然被明家推翻了,但是只要周氏皇族的血液还在,那他们的使命就存在,所以你们的一生都要为复辟大周这个目标努力。”
“我们周家是皇族?还要复辟大周?”周锦飞对自己的皇族身份有些兴奋的飘飘然,又有些不相信,就像从谷底一下子踏上了山巅,却少了中间的过度阶段。
“同为周氏皇族的子孙,为何我们的一生都要为复辟大周这个目标努力,而你却平庸至极,碌碌无为,一点贡献都没有呢?”周语彻质问道,因为他观察的很清楚,周无用已经没有起身的力气了,更别说执行“家法”了。
“人们常说‘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’,但是我要告诉你们,眼睛看见的不一定都真实,虽然我天天悠闲无事,碌碌无为,但是我为复辟大周做出的贡献,超过了祖辈上的任何一个人。”周无用说的十分骄傲自豪,足以与今天吃的这顿饱饭相媲美。
三兄弟最受不住周无用的炫耀,既是满脸的鄙夷,又是满脸的问号,都奇怪他们的父亲整天都卧在床上,是如何的有作为的?
“复辟大周,分为三步,第一步是开枝散叶,多续香火,周家从建朝到覆灭,一直都是一脉单传。像我的父亲废寝忘食,日日夜夜,不断的努力,差点就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,虽然花开了多次,但果实却只结了一个。而在这方面,我的贡献有目共睹,有了你们三个孩子,真是‘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’啊!”
“我对这方面的兴趣十足,相信有了你的遗传,只会‘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强’,到时候绝对是‘桃李满天下,天下一家亲’的!”周锦飞大言不惭道,他不仅想法大胆,而且心痒难抑,似乎行动迫在眉睫。
“那我们的母亲呢?”周语彻问道。
“她一战陨落,留下了你们三个,但奇怪的是你们同为一胎,一年却只生下了一个,三年才生完你们,然后她一命呜呼,离我而去,让我人生的第一次也变成了最后一次,真是可歌可啊!”周无用满脸的喜悦,似乎又回到了过去那个激情的时刻。
良久周无用才回了神,说道:“复辟大周的第二步是省吃俭用,积累财富。虽然我没有积累财富,但是在省吃俭用方面做的却不错,一辈子也没有舍得吃一顿饱饭,没有想到在临死前,你们满足了我的这个愿望,可见上天对我不薄啊!”
三兄弟听后愤愤不平,嗤之以鼻。因为他们可没有主动请缨,都是周无用一相情愿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原来隔壁的邻居家有条大公狗叫做旺财,膘肥体健,肌肉累累,虽然一直觊觎很久,但是旺财和它的主人寸步不离,苦于没有下手的机会。恰巧这两天,邻居出了趟远门,独留旺财看家守势,三兄弟见机会来了,便在邻居家的门口鬼话连篇,唾沫飞溅,又是威逼又是利诱,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,废尽了口舌,差点连舌头都吐出来了,才把旺财骗到手。刚刚剥完皮,清洗干净,思考着该如何享受,是烧是烤,是烩是煮,还没有达成一致,便被因肚痛才被迫下床的周无用抓个正着。
望着裸体的旺财,周无用的眼中大放光彩,寒冷多年的脸上也破天荒的露出了笑容,他不待三兄弟开口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了旺财,双眼冒水的说道:“这是个好东西啊!不过怎么感觉这么眼熟呢?我也不管你们从哪里弄来的,这么好的东西,凭你们几个上不了台面的手艺,只能白白浪费了材料,为了让万物各行其效,体现它们生存的价值,万不得以之下,我今天只好破例露一回厨艺了,也让你们见识见识,烤全狗是怎么样烤成的。”
只见周无用一面流着口水,一面将旺财插在了铁棍上,在火堆前摆了一个垂钓的姿势,目不转睛的盯着旺财一直到烤到五成熟时,便收工了。三兄弟一瞧,临火的一面烤的焦黑,糊味浓浓,另一面却依然是肉色,不禁暗自疑问道:这也能叫作厨艺?三兄弟还未近前仔细观赏研究一番,周无用便不顾狗肉烫舌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他们站在一旁,干瞪着眼睛,口水拉的老长,也不见周无用大发慈心赏赐一星半点。在他们目不暇接的惊讶之下,周无用迅速的把旺财全部吞掉了,三兄弟这才明白,周无用不是教他们烤全狗的,而是教他们如何更快的吃狗肉的。 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系统自动检索并非人工操作,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箱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进行答复。联系邮箱:admin@ningsix.com 文章来源:身世


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

身世插图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