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当知青

  生活在七十年代上海的阿p,随着城市青年“上山下乡”运动的高涨,阿p也被划入了“上山下乡”的行列。

     这下阿p和家人都急了,急什么呢?阿p和家里人都认为这个上山下乡啊,虽然说是可以锻炼人,是到最基层的农村去锻炼,但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,去的地方那都是离上海很远很远的农村。如果到了一个穷乡僻壤,那就是有得受了,吃不吃得饱肚子都是个问题,受苦那是更不用说了,阿p想想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  阿p的家人也为阿p着急,为了让阿p能到一个自然条件稍微好的地方,更是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粮票、油票,甚至是仅有的几块钱,请客、送礼。为的是能让阿p到一个自然条件好一点的地方去当知青,免得到时候阿p吃太多的苦。

   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家人的打点下,阿p“上山下乡”当知青的地方被定在中国的西南的一个小村里。家里人这时总算松了口气。阿p知道自己当知青的地方是西双版纳,阿p一改以往的忧愁,心里那是乐开了花,看来这些东西没有白送。

     阿p想到自己要到西双版纳当知青,那可是一个好地方啊,那个地方没有冬天,一年四季如春,自己也就不用为衣服的事情发愁了;那个地方植被丰富,好多地方都是还未开垦的热带雨林,如果到时候肚子饿了,漫山遍野都可以找到吃的,说不定还可以逮到野鸡、山猪之类的小动物打打牙签。原是原始了点,但至少自己可以活的好一点。

     阿p想到这里,心里那是非常的高兴。去西双版纳还有一个好处就是,那里有很多当知青的上海人,有很多老乡,怎么说也可以找到一些有共同话语的人。不足之处就是西双版纳太偏远了,离上海的路途遥远那是不用说,不方便的交通是最大的遗憾,不过阿p还是非常的满足。

     阿p背起自己的行囊,走进了这个位于中国西南的寨子。这个寨子是坐落于一个小山腰上,四周的山都被曼曼的热带雨林覆盖,这个寨子被这雨林一映衬,仿佛就是到了亚马逊的的一个部落。寨子里的房子都是干栏式的,用木头、竹子和茅草搭成,幢幢都是非常的低矮的,一个个就像小蘑菇点缀在山上。离最近的其他寨子也有四公里,可以说是很偏远了。这里以前主要的居民就是拉祜人了,现在当然不同了。因为在阿p来之前这里就来了很多知青,再加上这次和阿p一起来的知青,一个小小的拉祜人寨子就多了十几个知青。这些知青给这寂静的山寨添加了热闹的元素。

     阿p来到了这里,看看这里的环境虽然可以说是很美,但是生活的好才是最重要的,和自己的期望那是十万八千里,以前的高兴劲转瞬即逝。看看这里闭塞的交通,只有一条巴掌宽的小路与外界联系,去一趟最近的镇上也要走七八个小时,要翻几个山头才能到镇上。如果是到了下雨天,一出屋子就是满地的泥巴,走一步路那是非常的艰难。学当地人不穿鞋子,光着脚丫,到处乱跑,阿p尝试过了,那个脚底是一百个不舒服。更要命的是十几个知青住在一个很小的干栏式小楼,一走在上面,整个小楼都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,吓得阿p一行新来的知青睡觉都做好了跳出去的准备,害怕一不小心整个小楼都塌了下来。阿p看看这样的生活条件,苦不堪言啊!

     阿p他们来到这里十多天,他发现这里的人,不管是大人和小孩出门手里都会拿着一把砍刀,这些刀都不是很精致,可以说还有一点粗糙,出门都会捏在手里或夹在臂弯里。因为阿p他们都刚来,不知道寨子里的人拿刀是有什么用途的。直接问这些拉祜人,语言又不通。他们就只好去问那些比他们前来的知青。

     这些老知青很不耐烦这些青年人,就告诉阿p他们,“这里的人啊!野蛮的很,你们这些新来的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,他们手里的刀是用来砍人的,特别是外来的人要特别小心,他们这些拉祜人,只要看着谁不顺眼就会用刀砍,你们来到这里最好不要偷懒,他们生气了就会砍人。”

     阿p问道:“用刀砍人?怎么砍啊?会不会出人命?”

     这个知青告诉阿p他们,“人命到很少出,不过呢!砍掉一只手或者是一条腿那是很正常的,这里经常有的是。”

     阿p一听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,这和要人命有什么分别。阿p变得郁郁寡欢,没有多久就病倒了。

     这天大家都干劳动去了,阿p一个人在小楼里养病。这时阿p看到这里的生产队长来了,是朝着阿p他们住的小屋走来。阿p看到最恐怖的是,队长的手里既然拿着一把砍刀。这下阿p急了。是不是队长怀疑我装病偷懒啊,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,今天岂不是要少一条腿或者是一只手。阿p看着队长一步步走来,心里急的忘记了自己还在生病。

     队长来到小楼前,阿p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惧了,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嘴里还唧唧哇哇的大声喊着。阿p冲出房子就顺着山势飞奔,不顾一切的狂奔,躲进了密密的深林里。阿p的这个举动把前来的队长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  队长本来是来看一看阿p病情是否有好转。一看到阿p刚才的举动,他感觉到阿p的病情已经很严重,就马不停蹄的通知在劳动的人们去找阿p,说是阿p已经不正常了,要赶快找到他。

     阿p被其他的知青在一片树林里找到了,死活不愿回到寨子里。队长亲自来了,手里依然拿着那把大砍刀。阿p心想现在到这个地步了,自己也没有力气了,就等着挨砍吧,想到这里阿p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  “阿p,你最好回到寨子里,你看你病得这么重,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,病会更加严重的!”一个知青站在队长旁边和阿p说道。

     阿p睁开眼睛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“你能和队长求求情,叫他不要砍我可以吗?我真的没有装病。”

     知青们一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,原来是这回事啊!阿p看到大家都在笑,而且笑的那么开心,心里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。队长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用不很流利的汉话给阿p解释了这里人出门带刀的原因。

     原来生活在热带雨林,到处都是植被,走路的时候经常要在雨林里穿梭,到处会有树枝、藤子之类的植物,让人走起来很不方便,这时要借助刀来开辟路,砍砍会挂到人的树枝和藤子之类的,有时也会随手修修路边就要挡住路的植物。所以这里的人出门不管大人小孩都有拿一把砍刀的习惯,是为了行走方便,而不是用来砍人的。

     阿p一骨碌从瘫坐的地上站了起来,原来事情是这样的,是不会被砍的,阿p松了一口气,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好笑。

     可是阿p心里好像有一个什么疙瘩,想了半天,哦!这回我阿p脸丢大了!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系统自动检索并非人工操作,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箱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进行答复。联系邮箱:admin@ningsix.com 文章来源:阿p当知青


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

阿p当知青插图V8SEO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