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鼠、狐狸和猎人

    老鼠和狐狸打赌,看谁是最聪明,最狡猾的动物,为了公平起见,它俩决定请一位猎人来当裁判,因为在所有的智慧领域(这当然也包括聪明,狡猾等其他方面的知识)里,只有猎人,才是这林中最具有权威性的专家了。

    它们一起去请这位猎人,猎人此时正在劳作,时间也正值春天,野油菜花儿黄澄澄的一片,像金子一样照花了猎人的眼睛。啊!如果是真的金子那该多好啊,猎人有时候免不了这样想到。不过猎人明白,幻想终归是幻想,要是不愿意挨饿,他还得赶紧动手打猎,最好能捕获一只狐狸,用它那柔软厚实的皮毛,去换取弹药粮食。是啊,狐狸的皮毛虽然不是金子,可它的作用一点也不比金子小呢。不过狐狸是狡猾的东西,猎人曾经为它定做了好几次陷阱,都被它逃掉了。

    今天是个好日子,小鸟鸣啾,新发出的树叶子绿油油、嫩生生的,猎人真想上去咬一口,可是现在他还得抓紧时间干活,最重要的是抓住那只狐狸。

    “猎人大哥你好啊!”一个声音从猎人的身后响起,猎人回头一看,不由得心花怒放喜上眉梢,原来是那头狐狸,它身边还站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小黑点。啊哈!一只小耗子,它睁着小眼睛,正煞有介事的望着猎人,也说道:“猎人大哥,你好啊。”

    猎人一时之间倒忘了该说什么,但他很快就端起了猎枪,这只狐狸居然自投罗网,说什么也不能放它走。狐狸倒是不慌不忙,它对猎人说:“别忙了,猎人大哥,你也明白,没装子弹的枪还不如一根烧火棍呢。”它摊开毛爪子:“你看,子弹在这儿呢。”猎人很气愤:“嘿,狐狸,什么时候你还改行了?不,这样说不对,你一直就是个小偷。”

    小耗子赶紧干笑几声:“狐狸和我也是为了求一个公平,瞧,你有枪,我们有子弹。”

    猎人既然丢失了子弹,对眼前这个两个偷窃者竟然没有办法,“你们这两个卑鄙的家伙,我暂时放过你们,赶紧走吧,别指望我会招待你们一顿好吃的。”猎人很生气的说。

    狐狸倒不在意猎人说的话难听,它跨前一步,很放肆地拍拍猎人的肩膀,然后说道:“猎人大哥,别这样对待老朋友嘛,我和耗子今天来,实在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,等这件事办成以后,我保证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,比如说好几十张狐狸的皮,好吃的耗子肉。”

    猎人的眼睛猛一下亮了许多,不过他知道狐狸是狡猾的,应该对狐狸保持警惕,狐狸看着猎人,又说话了,这一次它的语调很诚恳,似乎还掉下几滴眼泪:“给你说老实话吧,猎人大哥,其实我早就活够了,当一个狐狸真难,又要偷鸡吃,又要躲避狗,你知道那些狗儿们,一个个地完全忘了自个儿也是四条腿的东西了,处处跟我作对,好几次都差点逮到我,哎,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要命的是我还要时刻提防着你的子弹,哎。”

    “狐狸,我可帮不了你。”猎人说:“不过我还是不明白,你们两个找我做什么?”

“这很简单,”小耗子说,比起狐狸,它脸上的表情一点儿也不丰富,它说话的声音更像是生锈的铁片子敲在破锣上,沙沙啦啦,听得猎人起一身鸡皮疙瘩:“狐狸和我,要进行一次比赛,决定谁才是最聪明的动物,请你当裁判,怎么样?狐狸和我是很相信你的。”

    猎人说:“输了的一方怎么办?赢了的一方又怎么办?”

    狐狸说:“完全都由你做主,如果我赢了耗子,我就酬谢你上等的狐狸皮。”

    小耗子起初一直眼巴巴的瞅着猎人,这时它也赶紧表明态度:“我的贮藏很丰富,随便你挑。”

    看看这两个一心要求得某种公正的家伙吧,比赛还没有开始,就在这里竞相贿赂裁判。

    有这么好的事情等着,猎人似乎没有理由不答应。他这时已经拿定了注意,不管比赛的结果与过程如何,只要他站在狐狸一边,那许多上好的狐狸皮就归他了,这可是狐狸答应好的。至于耗子的宝物嘛,猎人还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 第一场比赛开始了,地点就定在猎人的家里,比赛的项目是偷鸡蛋。由猎人把那只装鸡蛋的竹篮子挂在茅屋中央高高的横梁上,离地面几尺高,狐狸早就想好了,它准备踩着篮子爬上去,把鸡蛋篮子打落在地,那鸡蛋就全归它了。狐狸决定先偷,耗子同意了,于是,狐狸就按照它预先想好的那样去做,篮子倒是掉在地上,可是鸡蛋也全烂了,狐狸只好把地当成大盘子舔着鸡蛋吃,连土带泥的,快把狐狸撑死了。

    猎人又挂好了鸡蛋篮子,轮到耗子上场了,小耗子不慌不忙,在房子里转了几圈,瞅准了地形,便顺着从屋梁上垂下来的那根绳子爬上去,一直爬到鸡蛋篮子里,它扒着鸡蛋篮子的边沿,露出它的小脑袋和那两粒小胡豆似地黑眼睛,口里唧唧叫着,顷刻之间,它的一只老鼠伙伴打门边溜进来,向它一样嗖嗖几下便爬进鸡蛋篮子里,和狐狸打赌的那只耗子四脚朝天,把一只鸡蛋搁在肚皮上,抱的紧紧的,而后来的那只耗子呢,咬着它的尾巴,把它从篮子里拖出来,然后又顺着那条绳子溜下来,鸡蛋完好无损,就这样往来几次之后,一篮子鸡蛋就被这两只耗子搬运完了。

    胜利和失败的结局可以说已经注定了,狐狸和老鼠都面有得意之色,老鼠更可以说得上是胜券在握了,不用想也知道呀,狐狸没有得到一个囫囵个的鸡蛋,小耗子手捋着它那两三茎小胡须,比较得意,因为它偷到手的鸡蛋,一个也不少的堆在屋中央。

    猎人得出最后结论:狐狸胜,它是森林里最聪明的动物。

    “什么?”小耗子大声叫道,它相信自己没有听错,就连猪都知道的输赢,猎人怎么可能搞错,难道猎人眼睛花了?

    望着小耗子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睛,猎人又重复道:“是的,得胜的肯定是狐狸,你想啊,耗子,你带了帮手。”

    小耗子依然不服:“不行,在比一次。”它大声说。狐狸也说:“比就比,只要你别带帮手。”话音落地,它还冲猎人眨一眨眼睛,猎人当然比它记得还清楚,谁输谁赢,完全在于谁能拿得出狐狸皮,裁判和参赛者,彼此都心照不宣。

第二轮比赛又开始了,一瓶上等好的香油搁在屋子中央。啊,不用尝光嗅它的香味儿,就快把耗子和狐狸这两个小家伙弄晕了。

    仍然是狐狸第一个上场,不管干什么事儿,它都坚信想下手为强这个理儿,狐狸把油瓶推到,赶紧低下头喝着,发出很大的响声,耗子在一边听着,差一点儿笑出声来。这样偷油吃,无论上谁家,也早把主人给吵醒了,不抡着大棒子打来才怪呢,嘻嘻!到时候,人家比猎人还急着要把狐狸的皮给揭了呢。

    狐狸把一瓶香油舔的干干净净,它心满意足,拍着肚皮,站在一边,喘着粗气说:“耗子,该你了,猎人,别磨磨蹭蹭的,不论我俩谁赢,送给你的东西肯定比这两瓶破油值钱。”

    猎人狠狠心,咬咬牙,又把一瓶香油搁在桌子中央。想想吧,一张上好的狐狸皮,那得抵多少瓶香油哇。

    轮到耗子上场了,它不慌不忙,对着瓶口坐下,伸出它那又细又长的尾巴,钓鱼一样将尾巴伸进瓶肚里,待尾巴蘸满油之后提出来放进嘴里,美滋滋的吸吮起来,那样子,像一个正在赴宴的明星。很快,一瓶油就被耗子喝光了,并且,耗子偷油的整个过程干净利落,没有响声,也没有一滴油浪费掉,猎人这一次真正见识到了小耗子的手段,就连狐狸也惊奇地睁大了眼睛,它伸出爪子,像人伸大拇指似的对耗子扬一下,表示对它的钦佩。

    耗子这一次决定沉住气,它不动声色,等着猎人裁决。

    猎人心里正在做着斗争,不用说结果也已经出来了。然而,他没办法判定耗子赢,因为那样的话,狐狸就一定会有借口,赖掉它许诺给自己的狐狸皮了,而自己就会白白损失掉两篮子鸡蛋和两瓶香油,并且一无所得。哎,罢了!猎人闭上眼睛,大声宣布:“狐狸赢。”他随后又说出耗子输掉的原因:“耗子,你沾了尾巴的光,你想一想,假如你也长了一条狐狸那样粗大的尾巴,还能这样偷油吃么?”

    耗子气坏了,它想不到猎人居然也会耍赖,“你吹黑哨,”耗子气呼呼的说:“你快被罚下课了。”

    狐狸赶紧过来打圆场:“耗子老兄,我们走吧,你损失什么了?想一想,你什么也没有损失。”它又悄悄向小耗子耳语:“你还白白吃了一瓶子香油,得了一篮子鸡蛋,听我的,走吧。”

    “走?”猎人不干了,“狐狸,事先说好的,我判你赢,你拿狐狸皮酬谢我的。”他走过来要抓住狐狸,可狐狸呢,它比猎人多长两条腿儿,当然也比猎人跑得快,它跑到远处冲猎人喊:“猎人,和我达成交易之前,你就应该想清楚了,我要肯白白的把狐狸皮送给你,我就比你还笨了,本来我还要谢谢你的鸡蛋和香油,这下也用不着了。”它说完,一溜烟儿似的跑了。

    猎人又上了狐狸的当,他去拿枪和子弹,看来对付狐狸,光靠嘴说是完全没用的。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,从那以后,耗子和他结成了死对头,在他家的床下打洞,偷偷咬碎猎人的皮袍子,到最后,耗子索性又住在那里了,猎人那里有吃有喝,比它在森林里偷偷地自个儿找东西吃可强得太多了。不仅如此,打从那儿以后,耗子还跟我们人类打上了持久战,只要一不留神,家里就会钻进一只小耗子来搞破坏,哎,这都是那个不公正的猎人惹的祸!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系统自动检索并非人工操作,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箱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进行答复。联系邮箱:admin@ningsix.com 文章来源:老鼠、狐狸和猎人


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

老鼠、狐狸和猎人插图V8SEO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