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断了咱的路

  一辈子都没让乡亲们说过一个“不”字的父亲,老了,却惹得全村人背地里都暗暗骂他,因为他断了全村人的路。
  
  父亲断了村里的路其实是为了我。
  
  母亲去世前拉住父亲的手,一再叮嘱他无论如何也要供我考上大学,父亲流着泪告诉母亲他就是啥也不要了也要供我考上大学。可我偏偏不争气,高考前三天得了重病,挂着点滴进的考场,成绩可想而知。
  
  所以高考结束我一回到家就直接告诉父亲,我肯定落榜,并决定到南方去打工。父亲拦住我,坚决让我补习一年。其实我何偿不想补习,可家里的条件我太清楚了,到哪儿去弄那一次性交齐的上千元补习费呀!父亲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,笑着对我说:“放心吧,爹有办法,绝不会断了你的上学路。”
  
  父亲的办法其实很简单,我们那实行绿化,每块耕地地头都留出五米远的距离,全部上栽树,而父亲就负责看护保养那些树带。父亲便把树苗之间的空隙全部利用起来,种上了白菜,他说那一条树带就完全可以卖出我补习的钱。父亲的树带是利用起来了,可村里人的一条路却被他断了。因为树带就在地头,以往人们下田种地往返回家可以直接从树带穿过,可父亲的白菜却把树带里的空隙完全封死,大家上下田要绕很远的距离,费时费工更费力。
  
  大家都暗自骂父亲,其实父亲也知道自己那么做不对,可他假装听不到那些背地里的骂声,无奈地一笑:“一秋,咱就断人家的近路一秋!”
  
  可是,还没等挨到一秋,树带便发生了问题。那天,大家伙都在地里忙着收拾庄稼,六十多岁的吴老太太提着篮子给地里忙碌的家人送饭。刚刚放下篮子,吴老太太仿佛想起了什么,向众人打了声招呼后便急匆匆转身往家走。她没有像来时一样转到极远处的那个出口,而是径直朝着树带走去,想穿树带而过。时值正秋,大棵大棵的白菜早已封了垄面,互相接触,密不透风。吴老太太一脚下去,必然会碰掉白菜邦甚至踩断白菜。
  
  “出去!赶紧给我出去!”父亲远远望见,一路高吼着,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过来,死死拦住了吴老太太的去路。
  
  吴老太太看了看父亲:“他三哥,我有急事儿……”
  
  “有急事儿咋不踩你自己家的白菜呀?”父亲的眼睛瞪得像铜铃,“赶紧给我出去!”
  
  吴老太太眉头一皱:“这树带里本来就不许种东西,你胆大包天种了,又断了大伙儿的路,你还有礼了,今天我就要走一趟!”
  
  父亲头上青筋直蹦,几步迈进菜地,伸手要拦吴老太太。
  
  “啪!”吴老太太狠狠给了父亲一记耳光,然后,径直穿越树带。
  
  “你……”父亲气得浑身发抖,猛地转过身,要去追赶吴老太太。
  
  “你给我站住!”随着一声大吼,吴老太太的儿子、孙子扔下碗筷冲了过来,死死拦住了父亲。
  
  “仗着人多欺负人呀!”父亲血往上撞,要和他们动手。
  
  地里的其他乡亲急忙闻声赶来,七手八脚把父亲和吴家人拉开,三人一群五个一伙儿地劝了起来。
  
  这时,吴老太太又转了回来,她看了看自己的儿孙,不由眉头皱了起来:“你们要干啥?庄户人,把庄稼看得比命还重,你们不懂吗?我从菜地横穿过去,他当然要拦着。要是别人从咱们的菜地横穿过去,你们会一动不动吗?还要动手?赶快向你三哥认错!”
  
  吴家子孙没有办法,只好强忍着怒气向父亲道了歉。
  
  吴老太太走到父亲跟前:“他三哥,这几天我坏肚子,刚才是急着去厕所,没办法才从你的菜地横穿过去。我和他们碰坏了几棵,我们全赔你。”
  
  父亲一愣:“婶子,我也不知道……赔啥赔……”
  
  “他三哥!”吴老太太认真地看着父亲,“你根本就不该占这树带,你断了全村人的路知道吗?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呀?想发财要走正道,别老了让人指脊梁骨。种白菜干什么呀?给儿子娶媳妇用?”
  
  父亲怔了一下:“不是,我是想攒俩钱办办自己的事儿。”
  
  “为了讨老婆宁可断全村的路,我看你快忘了‘人’字咋写了。好好想想吧,人要是稀里糊涂地活着,还不如明明白白地死了。”
  
  吴老太太说完,进地收拾起碗筷走了,众人也都各自散去,只剩下了脸色发紫的父亲站在那儿呆呆发愣。
  
  那天晚上,父亲很晚才回到家。可天刚蒙蒙亮,父亲的哭喊声便在村头响起。
  
  乡亲们急忙涌到村口,只见父亲瘫跪在树带前,树带里白菜早已被人砍翻砸烂,足足有半数之多。
  
  众人小声议论着,上前搀扶父亲。父亲突然一转身,向着众人跪了下去:“老少爷们儿,我这辈子没做过对不起大家伙儿的事儿,就是今年种了这一条树带的白菜,我知道断了大家的路!孩子没考上大学,我是想给他凑点补习费。我只种这一年,我求求大伙了,就算成全我,别再断了孩子上学的路了!”说完,“口邦口邦口邦”磕起了响头。
  
  “三哥,你这是干啥呢!大伙儿谁能干这不是人的事儿呀!快起来!”众人急忙搀起父亲,把他送回了家。
  
  父亲刚刚到家,吴老太太便走了进来:“他三哥,我是来向你赔礼了,孩子昨天生你的气了,昨晚偷偷去把你的菜给毁了。这是五百块钱,你拿着,老婶子给你赔礼了。”说完,给父亲深深作了一个揖。
  
  父亲急忙还礼,说自己本就不该种菜,请吴老太太把钱收回去,可吴老太太说什么也不同意,最后把钱强行留下,离开了我家。吴老太太刚走,我家的邻居走了进来,他说昨天晚上他小儿子砍了几棵菜,他赔五十块钱。紧接着,其他人也相继走了进来,都说自己家的孩子偷砍了菜,你三十他五十地送来菜钱,最后,父亲的手里竟然接了两千多块钱,而村里的人竟然家家都偷砍了菜。
  
  父亲明白不可能所有人都去偷砍我家的菜,其实有许多乡亲是假称偷砍菜而有意帮助我们,他想了半天,一家一家地拜访,把接到的那两千多块钱全部退了回去。回来后,他满身轻松地告诉我:“孩子,老小爷们儿没忘了你爹的好,大家伙儿还是一股和气劲儿,就冲这,咱就值了。我估摸了,剩下那些菜能卖点儿钱,我再凑点儿,够你补习的。”
  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刚一推开房门,一下子愣住了,只见窗台上,几块砖头,压着一迭钱。父亲闻声跑出来,拿过钱数一数,和昨天接到了赔菜钱一样多少。父亲的眼圈红了,他看了看我:“走,咱给大家伙儿送回去!”
  
  父亲领着我一家一家的往回送钱,可没有一家承认那钱是他们送的,走遍全村,那两千多块钱还握在父亲的手里。父亲满眼含泪看着乡亲们:“乡亲们,我……”
  
  “爹……”我同样也眼圈发红,“那菜……”
  
  “就别说那菜了!”吴老太太打断我的话,“他三哥,现在钱够了,就让孩子去补习吧。”
  
  “可这钱……”
  
  “你咋还想着这钱的来历呀?就算大伙儿帮助你了,快让孩子赶紧去补习吧,耽误了可就是断了孩子的路了!”
  
  父亲点点头,把补习费和生活费交给我,把我送出了村子。
  
  送到村口,吴老太太把我叫到了一旁:“孩子,你爹可是把人品看得比命都重,可为了你,他能那么做,你可要好好学,考上大学呀。”
  
  “奶奶!”我鼻子一酸,“其实那菜……是我砍的……我不想让爹因为我让别人瞧不起,所以我偷偷砍了菜,然后我打算去南方打工,挣钱回报我爹。”
  
  “好孩子。其实奶奶早知道菜是你砍的。奶奶不是坏肚子了嘛,昨天天快亮的时候出来上厕所,无意间看到你在砍菜,我刚要喊,你爹就在村口出现了,你也溜了。”吴老太太看着我,“其实大家伙儿心里都有数,菜不是他们砍的,可他们真的想帮你们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呀!”
  
  我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:“奶奶,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学,考上大学,一定回报乡亲们!”
  
  “好,等你考上大学了,大家还会支持你的。好好学,多做对大家有益的事儿,让所有人的路都越走越宽!”
  
  我使劲儿地点了点头,挥手告别众乡亲,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去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系统自动检索并非人工操作,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箱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进行答复。联系邮箱:admin@ningsix.com 文章来源:谁断了咱的路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