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女孩对我说

[一]

到达拉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,我走出混沌的车厢,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,我的心情变得轻松而愉悦。一起来的几个同学从背后扑上来“袭击”我,他们的兴奋丝毫不亚于我。

这是我们的高中毕业旅行,也是我送给自己成年礼的一场华丽冒险。

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挣脱开阿乙箍着我脖子的肩膀往后眺望。米小渔是最后一个走出车厢的,她慵散地伸了一个懒腰,脸上惬意满足的笑容衬上她雪白的纱纺裙摆在随风飘荡,美得不属于人间。

我朝她伸出手,然后牵紧她去打车。

西藏毕竟不是内地,我们一行五个人,他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们都上车了。我当然不能委屈我朋友,所以便让米小渔坐在我身上。她的手臂勾着我的脖子,长发会随着车的晃动扫到我脸上,痒痒的。

我跟几个朋友高谈论阔,聊西藏的风土人情,米小渔偶尔会插上两句。

“喝酥油茶真的能够减轻高原反应的痛苦吗?”

“我们有幸目睹天葬么?”

我朝她摆了摆手:“男生说话,女生少插嘴。”

米小渔果真就闭嘴了,可是她的手却很不安分,居然掐了一下我腿上的肉作为报复。我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那凉气直冲天灵盖了。

晚上在藏族人开的客栈里安歇,他们三个挤了一间小房间,我却和米小渔单独住了一间大房间,原因是那个大房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可以洗澡,他们为了照顾女生才这样做,我突然觉得带女朋友出来还是有好处的。

我和米小渔并不是那种一拍即合型的情侣。

高二的时候文理分班,她是我们理科重点班上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,且长得漂亮。那时候我们几个经常聚在一起的男生躲在厕所一边抽烟一边打赌,谁追到米小渔,他一学期的烟就由其他男生轮流供。

最后他们都输给了我,因为,米小渔喜欢上了我。

他们都说我是讨女生喜欢的典型。幽默、健谈又见多识广,浑身充满了正能量。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,其实我是个容易让女生掉泪的家伙。比如我和米小渔在一起后,我亲眼见过她哭过好几次,理由是我在很多场合下都没有把她摆在第一位。我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,可是我确实喜欢米小渔,这并不矛盾,我发誓。

[二]

在客栈休息了一天后,我们包车前往日喀则。

这段时间是西藏旅游的热门季节,从车窗外看过去,终年白雪皑皑的雪山仿佛褪下圣洁的袍服,葱郁的树木直蔓延上蓝天。

所有美得炽烈的东西都是有危险的,比如这样壮丽的景色就可以让很多人失去防备。车子转入尼木县境内的妥峡峡谷段时,我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的一辆车翻入30多米深的悬崖下,仅仅是一秒的功夫,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。

“司机,停车,停车!”我最先叫出声。

司机就跟耳背一样,没有停下,继续往前开。后来是阿乙他们齐声喊“停车”,司机才停下来。

我们赶到崖下,眼前的境况惨不忍睹。大片的血和泥土混在一起,还有一个女人从车身下面挣扎着匍身探头,艰难地朝我们伸出手,她的脸上、手上也是血肉模糊,只有那一双眼睛,生的意志格外分明。

我突然感到一阵心悸,眼前的事物也开始变得恍惚,太阳穴暴突,仿佛有什么在拉扯着我的神经。

“你怎么了?你不舒服是不是?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儿,我们去救人就好了。”所有人中,只有米小渔觉察出了我的不对劲,她把我扶到一边坐下后,就自己跑去帮忙了。

我坐的地方是一块凸出的小山坡,当我好不容易感觉眼前的事物不再晃动后,便开始打量起四周。

我的背后是一片已经干涸的池塘,里面是一具具重叠起来的森森白骨。虽然知道这个地方是交通事故的高发地段,可是亲眼见到那么多具白骨的难过与震惊,还是无法用言语来比拟的。

可是真正让我震惊得离不开眼的却是这些白骨中的其中一具。我刚开始以为是我看错了,毕竟我的眼睛是有些近视的。

我顾不得尊重不尊重逝者,跌跌撞撞地跑到跟前,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。

那具白骨横卧在一边,左手腕上戴着的手链与我手上现在戴着的手链一模一样。要知道这并不是一场令我大惊小怪的巧合,因为这两条手链是特别订制的,世上独一无二。

米小渔生日那天,我为了给她惊喜,专门去银饰店订制的两条情侣手链。

她在跟我开玩笑吗?不,这不符合现实。

我突然又记起一件事,到达拉萨的那个晚上,我们五个人打车,司机连说都不曾说一下,就跟往常做生意一样。

他所看到的,会不会就只有四个人?我被我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。

米小渔忙完那边的事,就走向我。她的脸上、手上、衣服上都是血,我想到了被车压住的那个女人,两个人的身影慢慢重叠在一起。

我的脑子里有座冰山轰然崩塌。

[三]

我醒过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医院,可是四周的墙壁并不是白色的,鼻间吸入的空气也没有福尔马林的味道。

我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后知后觉,我居然在自己家。

所以刚才经历的那一切都是梦么?我瞥向床头柜,台历上2012年6月20日这一天被我用标记笔圈红,再看闹钟上的时间,也是6月20日,我和朋友们约定出发的日子。

如果那一切都是梦境的话就没什么不妥,可是那梦未免太过真实。

家里静悄悄的,空气都好像停滞了。我背着背包走在街上,突然感觉自己特别的孤独。没有人朝我看一眼,我连车都打不到,一个人拖着行李箱缓缓走在街道上。我是很怕孤独的,尤其是狂欢后的孤独,所以我喜欢热闹,让自己表现得热爱生活热爱世界,朋友们环绕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才感觉好过一些。

到达车站的时候,他们几个已经候着了,阿乙奔跑着过来帮我提包。

“老大,你是睡过头了吗?”

“你才睡过头,我站在路边打车,都没有车停下的,我走来火车站的好不好?”我笑着给了阿乙一拳头。

米小渔站在不远处朝我笑,她穿着浅黄色的马甲衫,由于衣衫敞着,我可以看到她里面衬的雪白雪纺裙,我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。

一路上,我与他们躲在火车的厕所里吸烟,也会将脚翘在桌子上打扑克牌。米小渔靠着我的肩膀,时不时地往我嘴里塞着零食。

他们都没有察觉出我有心事,我在等,等时间来验证我的心事。

下车后所遇到的事与梦境中的一模一样,我感觉自己就像是《死神来了》中的男主角,会预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。

当阿乙打到一辆出租车,正准备将我们的行李放入后备箱时,我拦住了他。

“我们不坐出租车行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其他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反问我。

“这个——”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,可我就是本能地想要逃避接下来的事。

“我们是来穷游的,打车太奢侈了。”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听起来不错的借口。

“你什么时候那么小气了。”米小渔嘟着嘴,似乎有些不太高兴。

阿乙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又将放上去的行李拿下来,他去跟司机师傅说话,司机一踩油门,丢给我们一通呛人的汽车尾气。

阿乙这家伙最听我的话,凡事都是“老大老大,帮我拿个主意”,但其实很多事他完全可以靠直觉来判断。他家是我们这个地方有名的灵异家族,据说他们家的长辈都具备通灵的能力,所以阿乙在这方面的能力也不会太差。

我打算找阿乙单独聊聊,我突然觉得,也许只有他能够解开我的心结。

[四]

整个一路上我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阿乙单独聊天,因为米小渔一直跟着我。

事情的发展也并没有因为我们不坐出租车就改变,它还是朝着我梦境中的方向而去。我坐在座位上,非常麻木地看着前面的客车坠崖,然后所有人都惊慌失措,往崖下奔去。

从车底下钻出的女人、万人坑、小山坡,还有那条情侣手链,一切的一切,仿佛昨日重现。

米小渔一步一步地走向我,我知道逃避不了的,只能面对。

“你好些了吗?”她脸上是担忧的表情。

我沉默以对。

她没有介意,继续说:“救援人员马上就到了,我们该做的都做了,继续我们的旅程吧,阿乙他们都等着呢。”

我抬头,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,直盯得她浑身不自在地反问我:“你到底怎么了?还是不舒服么?”

我任由她的手触摸我的额头,她的手虽是温热,但我分明看到她光洁的手腕上什么都没有。

我突然捉住她的手,幽幽开口:“我送你的手链呢?”

“手链?”米小渔恍惚出神,她的眼神开始回避我。

“其实你已经死了吧,那具白骨是你吧,是你吧!”我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我抓着米小渔的肩膀,前后摇晃。

我其实并不想伤害她,我只是想要让她承认这件事。这些天以来,“米小渔是鬼”这个念头一直在缠着我,我必须要发泄出来。

终于,大概是我弄疼了她。

米小渔用尽全力推开我,整个人往后退了退,口中还不停地说着:“你疯了吧。”

我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上。我的头并没有撞到石头,可是我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击中一般,全身麻木,眼前的一切又开始左右晃荡,在我的意志还未完全混沌之前,我看到阿乙跑过来扶住米小渔,两个人低声交流着什么,他们的神情都很诡异。

我来不及去问清楚便昏厥过去。

我又做梦了,这次之所以那么确定是因为,我看见了另一个“我”。

地点是班级前的走廊上,“我”和米小渔之间正发生激烈的争执。镜头拉近,只见米小渔扯着“我”的衣服不断问:“为什么我不可以和你一起去?”

米小渔泪如雨下。

镜头转换,碧水蓝天,是西藏。

米小渔所坐的那辆客车一路上都在颠簸,车上的游客手舞足蹈地唱着歌,可是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,那歌声就变成了尖叫声,客车坠入了山谷。

镜头停在这里,渐渐的,四周变成一片黑暗。

我在黑暗中挣扎着醒来。

[五]

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秒是前所未有的绝望,因为我躺在自己家的床上,我跌入了一场万劫不复的轮回里。

我回想起米小渔和阿乙的脸,慢慢理顺了所有的事,我愈来愈觉得这是一场报复。

班上的男生有超过一半都喜欢米小渔,包括阿乙。我记得有一次晚自修,滂沱大雨落得地上起烟。米小渔没带伞,站在教室门口不知所措。阿乙跟米小渔不知道说了什么,然后便一头冲进了雨中。我撑着一把伞举过米小渔头顶,然后和她一起缓缓走进了雨里。我回头望的时候,不小心看见阿乙从学校的小卖部出来,整个人淋成落汤鸡,怀中却揣着一把颜色鲜艳的雨伞。他望着我们,神情失落。

所以,那么喜欢米小渔的阿乙,看见我和米小渔吵架,看见我伤了米小渔的心,最后也是间接的因为我,米小渔才丧生于山崖下,他一定恨死我了吧。

米小渔死后,他用通灵之术召回了她的魂魄,再跟其他几个人说好,一起向我报复来了吧。

我把收拾好的行李摔在地上,然后奔跑出去。

他们在车站等我,当阿乙走过来要帮我提包的时候,我却骤然推开他,喝道:“你别碰我。”

阿乙被其他人扶起来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米小渔仍旧穿着黄马甲和白雪纺裙,只是她的神色有些黯然。

我走向她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都是我害的你,可是你老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,还串通这么多人一起玩弄我于鼓掌之间,把我当个傻子,有意思么你?”

米小渔眉头微蹙,她张了张唇,似乎想要说什么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她这样的细微举动落在我眼里,就是一种谎言被揭穿后的尴尬。

“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,其实很简单,当我看到我送你的手链却戴在那具白骨上时,我就猜到了这一切是场阴谋。秃鹰将你的肉身啄食干净,却留下了那串手链。”

“你本身都要堕入轮回了吧,是阿乙让你留下来报复我的吧,是不是想要看我疯掉你们才开心?”

“你在胡说些什么,你别这样逼小渔,跟她无关的。”阿乙走到我面前,突然大喊。

“你根本就是喜欢她,所以在帮她一起害我。”我的声音比他还大,甚至带了嘶哑。

这一刻,谁也不会明白我的愤怒和痛心。身为射手座的我,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背叛,来自朋友的背叛。

“小渔她根本就没死。”阿乙歇斯底里了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激动,平日里的他再温和不过了。

“阿乙。”米小渔似乎要阻止着什么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阿乙盯着我,一字一顿,将每个字的音节都吐得字正腔圆:“死的是你,你才是一具没有肉身的魂魄,除了我们,谁也看不到你。”

我感觉后脊发凉,眼前的一切再次变得恍惚。

[六]

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跌入回忆的梦境了吧。

我又看到了“我”,“我”拿着报纸的手在颤抖,报纸的头条报道着尼木县峡谷的车祸。

“我”跌跌撞撞地跑出去,谁劝阻也不听。

“小渔,你不会死的对不对?你等我,我来找你了。”

“我”独自去了西藏,在那条号称是“死亡之谷”的尼木县峡谷上,一个恍惚间,眼前的场景就变成了剧烈下降的山脉。

我看到了一场惨无人寰的场面,救援队伍来得不及时,这辆车上的大多数人都已死亡,尸体也没人管,就留在了这边。

那些尸体面目全非,我差点都找不到“我”了,可是幸好“我”手腕上的手链独一无二,世上只有两条,另一条在米小渔手上。

夜色降临时,我看见有数只秃鹰从远空飞来,这些尸体成了它们的饕餮盛宴,很快,这些尸体就变成了一堆堆骇人的白骨。

米小渔没死,她成了车祸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。接着,她到山崖下找“我”,在那堆白骨中看到了戴着情侣手链的“我”嚎啕大哭。

我分明看见了她将自己手上的手链除下,埋在了“我”尸骨旁的泥土里。“我知道你很怕孤独,这样你就不孤独了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她如此说。

后来,米小渔去找了阿乙。

阿乙说,车祸死亡的亡灵与其他亡灵不同,它们只能在自己死的这块地方飘荡,除非有新的亡灵诞生来替换它们,它们才可以投胎去凡世为人,就跟水鬼拖人下水是一个道理。

米小渔哭着问阿乙:“难道没有办法可以让他重生么?你不是精通通灵之术么?”

阿乙又为难又心疼地望着米小渔回道:“他的肉身都不在了,除非,除非——”

“除非什么?”米小渔的眼底重现光芒。

“除非借尸还魂。”阿乙声音小下去,有些犹豫地说出了这个办法。

米小渔跟阿乙找来其他几个关系好的男生商量完毕之后,大家商量出了一个决定。由阿乙召回我的魂魄并封锁住我的记忆,大家陪我一起一遍一遍地故地重走,从家到西藏车祸的现场,直到找到合适的替身让我重生。

他们其实已经表现得够好了,就像一个个演技精致的演员,一遍一遍地NG,一遍一遍地重来,却没有人露出一丝破绽,是我自己潜意识里不甘于被控制,所以每一次因故晕倒都会在梦境里记起一段事。

阿乙很心疼米小渔,他轻抚她的肩说:“如果这个计划失败了,就让我来照顾你吧。”

米小渔却冷静地望着他回道:“就算这个计划失败了,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你知道吗?当初——”阿乙急了,可是他的话还未冲出口,就被米小渔打断。

“当初你们打赌,谁追到我,他一学期的烟就由其他人供。我早就知道了,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啊,他后来也真的喜欢上我了不是?他虽然口中不承认,可是他为我付出了生命。我知道他就在我身边,我想多陪陪他,他特别害怕孤独和寂寞。”米小渔喃喃地说着。

我鼻子一酸,却怎么也流不出眼泪。

是啊,鬼魂怎么会有泪呢?

[七]

我醒过来的时候不知身在何处。

既不是躺在家中的床上,身边也没了米小渔和阿乙他们。

四周黑漆漆的一片,却突然有一束刺眼的白光晃花了我的眼睛,我用袖子挡住眼睛,从缝隙中看到无数人宛如飞蛾一般扑向那灯火明亮处。

我突然明白了,这便是传说中的往生之路。

我自由了,我不再受到任何人的束缚了。可是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心那么空,那么迷茫,仿佛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才会这样,前方就是极乐世界吗?

耳边回响起一个声音,曾有个女孩对我说: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。

我此刻很想念米小渔,很想很想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系统自动检索并非人工操作,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箱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进行答复。联系邮箱:admin@ningsix.com 文章来源:那女孩对我说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