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亲,歪打正着(2)

    “在家,在家。”慧丽母女迎了出来。

    王成被慧丽的美貌吸引,不觉有点走神,李媒婆用手拉了一下王成的衣角,王成回过神来喊了一句:“妈,你好!”一声妈把慧丽的母亲喊得暖暖的,慧丽的母亲生了三个女儿,一直想盼个儿子,谁知天不遂人愿,慧丽是老三,生慧丽那会寻找了许多偏方,一直以为老三肯定是个儿子,生下慧丽后一家人像泄了气的皮球,慧丽的两个姐姐嫁的很远,只在过春节的时候回家团圆,所以慧丽的母亲想给小女儿在附近找个对象,自己老了也好有人伺候。

    王成一声妈,把李媒婆吓一跳,心想:这孩子吃错药了,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喊妈,这事有点悬。

    慧丽是笑着从屋里出来的,看到王成后笑容瞬间凝固,心说:这媒婆什么眼光怎么什么人也往家里领,如果以眼前的年轻人为标准,提亲的能排出四十里路,慧丽狠狠地瞪了李媒婆一眼,李媒婆装没看见,王成叫一声妈,慧丽忍不住想笑,出于礼貌没笑出声。

    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妈,王成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,本来自己是想喊大妈,一走神喊错了。

    “老姐姐,你看你多有福,一见面就多个儿子。”李媒婆赶紧打圆场。

    “慧丽,你和小王到客厅聊会,我和你李姨说点事。”

    院子里有一棵粗大的梧桐树,茂密的枝叶遮住了六月的炎热,透过枝叶的缝隙,阳光斑斓的洒在地上像一幅美丽的写意画,花池里好看的花儿散发出阵阵的清香,蜜蜂忙碌的在花丛间飞来飞去,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,梧桐树下一张八仙桌放着茶具,慧丽妈和李媒婆在桌旁坐下,边品着茶边说着农村的新鲜事。

    王成随着慧丽来到客厅,顺手把礼物放在茶几上,慧丽表情冷漠,王成心里凉了大半截,知道姑娘没看上自己,来时紧张的心反而放松了。

    “第一次来,买那么多礼物干嘛!”慧丽撇了撇嘴。

    “也没买什么,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 “听李媒婆说你今年也三十了,怎么条件太高没找到合适的吗?”慧丽继承了母亲东北人心直口快的性格。

    “嗯,我找对象条件高,前几天我写了一个征婚启事,寄给在报社当编辑的姐夫,征婚启事是这么写的,我要求高三条:一、一定要看出是人,二、女的,三、活的,第二天编辑姐夫就给我打来电话说,你三十了还这么高的条件,等着打光棍吧!可我觉得那已是我的底线了。”王成装作无奈地说。

    慧丽想忍住笑,看看王成一脸无辜的表情,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,心想这人真有意思。

    “你姐夫也太没眼光了,你长得也挺英俊啊!”慧丽有点挖苦地说。

    “谢谢你,你是第二个说我长得帅的人,前几天一个影视剧组在我们村拍古装戏,我给剧组送了一壶热水,导演挺够意思,让我穿上杨六郎的盔甲照张相片,我穿上后随手拿件兵器,导演看呆了,说我真像元帅。”

    “导演说你像杨六郎,杨元帅?”慧丽有点不相信的问。

    “导演说我像天蓬元帅,也不是我长得丑的原因,是我拿错兵器了,杨元帅用的是沥全枪,我顺手拿一钉耙。”

    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传到院中,慧丽的母亲觉得奇怪,今天女儿怎么了,像个傻丫头似的,笑的那么大声,李媒婆心想,这事有戏,聊了有两个小时了,还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 时近中午,李媒婆走进客厅打断了俩人的谈话:“王成,我中午去幼儿园接孙女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 “吃了饭再走吧!”慧丽妈说。

    “不吃了,家里没人接孙女。”

    “小王,把礼物拿回去,这么客气干嘛!买这么多礼品。”慧丽妈说。

    “好吧,我拿回去。”王成拿起礼物就往外走。

    身后是三人惊异的目光,走出院把礼物挂摩托车车把上,李媒婆坐稳后,启动摩托车一溜烟不见了踪影,慧丽母女带着疑惑回到院里。

    “你这孩子有病啊!聊得好好的,你怎么又把礼物拿回来了。”李媒婆气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 “李姨,你觉得能成吗?这简直是天方夜谭,慧丽长得那么漂亮,我长这样,四百多块钱的礼物留着下次相亲再用吧!这事绝对没戏。”

    李媒婆通过手机把王成的原话转给慧丽,慧丽母女经过商量觉得王成这人不错,幽默、风趣、就冲临走把礼物拿回去这一点来看,这人脸皮厚,有主见,以后有事情慧丽不用操心,小伙子会过日子……

    婚后几年,逢年过节,王成拿着礼品到岳母家,临走前老丈母娘总会风趣的搭上一句话:“王成,别把礼物落我们家,记得带走。”

    姻缘就是在对的时间,遇到那个前生约定,今生想要厮守一生的人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由系统自动检索并非人工操作,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箱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进行答复。联系邮箱:admin@ningsix.com 文章来源:相亲,歪打正着(2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